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财经资讯 > 3万股东被困*ST新亿两年 复牌无期再丢重组款

3万股东被困*ST新亿两年 复牌无期再丢重组款

时间:2018-02-14 06:02  来源:china5808.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在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长期停牌进行规范以来,目前的上市公司停牌时间得到了大大的缩短,但也有个别上市公司依然存在各种原因而无法复牌。

  据《证券日报》记者整理同花顺统计数据发现,目前沪深两市停牌时间最长的要数因为资不抵债而正在重整的*ST新亿了。

  重整方案遇阻维权股东

  2015年11月16日,*ST新亿宣布,由于公司负债沉重,且严重缺乏偿债资金,生产经营亦难以维系,需要通过引入投资人的方式帮助公司筹集偿债资金,协助公司完成重整,并在重整后注入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新资产以恢复公司的盈利能力。此后,自2015年12月5日起,公司便开始了漫长的重整之路。截至2018年2月7日,公司依然没有复牌的打算。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ST新亿长时间停牌主要是因为公司的重整方案未被中小股东所接受,导致部分维权股民向新疆高院申请对*ST新亿破产重整一案进行再审。

  对于重整方案,中小股东最有意见的内容与股权分配有关。

  根据重整方案显示,公司计划将股份每10股转增29.48股,合计转增11.13亿股,但全体股东仅能获得每10股转增3股的分配,剩余10亿股以每股1.447元的价格转让给重整投资人。这一价格较公司当时停牌前的收盘价7.4元/股被打了两折。

  在中小股东的反对下,*ST新亿向塔城中院申请强裁,此后,公司于2016年3月18日实施了转增及除权,中小股东账面的*ST新亿股票数量增加了30%,但股票价格由7.4元/股缩减至1.87元/股,相当于账面亏损67.15%,而重整投资人却因重整而取得29.23%的账面收益。

  面对股价的大幅缩水,部分维权股东向新疆高院申请对*ST新亿破产重整一案进行再审。截至目前,新疆高院重审审查尚未作出结论。同时,公司股票复牌具有不确定性。

  在长时间的停牌过程中,有公司小股东呼吁:“希望高院尽早出审理结果。”该呼吁获得了众多小股东的相应。

  更有小股东表示“急等钱用”,“希望监管部门能督促公司复牌”。

  6亿元“丢失”疑利益输送

  由于新疆高院重审结果还未出来,因此,*ST新亿依然处于重整阶段,但让人震惊的是,在重整还未完成,重整方案还有待商榷的时候。公司方面竟然将高达6亿元的重整资金给“搞丢”了。

  2018 年1 月30 日晚间,*ST新亿发布公告称,前期通过预付货款或者出借资金等方式,向鹏程旭工贸、中酒时代、震北商贸以及上海聚赫(以下合称:交易对方)支付资金合计约5.5 亿元;韩真源公司、陶勇、陶旭(以下合称:担保方)为交易对方向公司返还预付资金义务提供担保;因交易对方拒不返还资金,公司与交易对方及担保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协议,以韩真源公司91.95%股权对应的资产代偿预付资金及利息合计5.85 亿元。

  在上述公告发布后,公司于发布公告的当日就收到了来自上交所《关于新疆亿路万源实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追回资金事项的问询函》。

  上交所认为,上述安排涉及公司资金5.85 亿元,影响重大,相关决策未经股东大会决议,代偿资产已被抵押,资产质量存疑,公司及投资者利益可能受到重大损害。鉴于此,上交所要求*ST新亿给个明确的说法。

  对于能够抵消6亿元巨款的韩真源公司,也被媒体给挖了个底掉。据报道,韩真源公司于2001年注册,注册资本2016年底变更前仅为100万元,这一数值在其所属地房地产开发行业中可谓不值一提。该公司地产业务在喀什地区喀什市开展,分为“开源市场”和“老市场”两块,资料显示其所有房产及土地使用权已全部被抵押,期限不等,共获得抵押款0.99亿元。

  所有资产已被抵押,且估值不足1亿元的韩真源公司居然用91.95%股权便抵消了*ST新亿5.85亿元的资金。对此,公司的众多小股东不禁再次发声,不但要求证监会严查,并质疑公司的上述交易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忆往昔,*ST新亿总经理庞建东曾于2016年7月7日对投资者解释公司重整计划称:“重整投资人向公司支付了14.47亿元的股份受让价款,扣除用于清偿债务的8亿元外,其余的6.47亿元在支付重整费用和共益债务后结存公司用于公司的后续生产经营。”

  同时庞建东强调称:“6.47亿元重整款实际相当于全体股东享有了该笔资金。”

  但是,在庞建东上述发言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高达6亿多元的款项已经所剩不多,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上述6.47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仅剩100万元。

  有报道质疑,该笔巨额款项到达了鹏程旭工贸、中酒时代、震北商贸和上海聚赫手中。而这几家公司也暗藏玄机,甚至有某些共性。据调查,其中三家新疆本土的公司注册资本都不高,不过千万元。同时,中酒时代注册地为乌鲁木齐天山区信达海德酒店四个相邻的房间里。根据工商系统上登记的中酒时代注册地显示为:68平方米的1901室为景观套房,30平方米的1902室为商务标间,28平方米的1903、1904为普通标间,而这些房间目前仍为空置状态,随时可以办理入住,并未被中酒时代用于办公。

  对此,有公司小股东提出质疑称,公司的上述交易,是否因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认为重整不成而提前将资金调走后准备退市?

  也有小股东表示,即使退市,也要等公司将上述资金追回后再退。

  根据*ST新亿1月31日公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7年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9万元。

  一位注册会计师表示,如果公司业绩能够盈利的话,那么,公司还不会退市。应该还有复牌的希望。

  不过,对于上述盈利数据,公司表示“是公司财务部门基于自身专业判断进行初步核算,不排除业绩数据存在一定调整的可能。” 

+1